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媒体宣传

彭城晚报:“我爸爸的工作就是我的骄傲”— 访市殡仪馆遗体整容师郭强

日期:2017-03-30 来源:彭城晚报

清明节前,记者走近遗体整容师这一特殊职业。遗体整容师郭强说,从事的工作常常不被理解,曾担心给儿子带来不良影响,但10岁儿子的回答令他打消了顾虑 ——
    本报讯(记者 李梦琪)作为生命的最后一站,殡仪馆历来神秘,甚至令人生畏。而在殡仪馆工作的遗体防腐整容师们,因为与逝者近距离接触,更是经常遭到外人的误解和排斥。但他们的工作能为逝者带去最后的尊严,能让逝者家属得到一丝慰藉,这给了他们坚守下去的理由。清明节即将到来,记者到市殡仪馆探访了这群特殊又普通的工作者。

刚入行的半年 经常做噩梦

车辆从三环西路高架下来后进入徐丰公路,行驶20分钟左右就到了徐州市殡仪馆。早晨是郭强所在的服务班最忙的时候。“一般的整容,主要工作是在前期准备。”郭强所说的一般整容,是为正常死去的逝者做面部美容,以让逝者看起来安详端庄。而一些意外身亡的逝者,例如遭遇车祸的逝者,可能需要特殊整容。

早晨8点多,换好防护服后,郭强就来到化妆间做准备工作。被送来的逝者需要先解冻,帮助他们恢复面部弹性。郭强首先要做的,就是用热毛巾给逝者敷脸。“冬天要换十几次热毛巾,春秋天好些,只要换四五次。”随后,郭强来到操作台,为化妆做准备。

根据逝者的年龄、肤色,他用戏剧油彩调出适合的颜色。为面部上完底色后,会再加些腮红,显得面色红润。口红、眉毛、眼影,也不可或缺。经过一番打扮,逝者的面容基本和家属送来的照片看起来一样。化妆的过程很短暂,主要是前期准备工作复杂。每日,郭强要为四五名逝者做美容。

    “对于老年逝者,主要让他们看起来自然安详。”郭强说,这也是很多家属的愿望。他还记得第一次独立服务的对象就是一名82岁的老太太。那时郭强刚入行三个月。此前,他一直跟着师傅学习。第一次自己一个人,郭强还记得,自己的手是哆嗦的。但由于只是简单化妆,他还是顺利完成了任务。入行之前,郭强认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。但他没想到,实际工作后,心理负担还是很重。刚入行的半年,他经常做噩梦、说梦话。他用了半年时间,才终于调适好自己的心理。后来,他喜欢上了钓鱼,为自己减压,放松心情。

一个10岁男孩眼里的生命尊严

做遗体美容师之前,郭强是国家二级厨师。由于机缘巧合,他转入殡仪馆工作。郭强的父亲在民政系统工作。对于换工作的事情,郭强得到了父亲的理解和支持。“我父亲说,这个工作非常神圣,要尽力做到最好,让每一个逝者都安详地离开。”郭强也得到了妻子的支持,他唯一担心的,是会给儿子带来困扰。郭强记得自己刚转行时,朋友们都非常忌讳,不再与他握手。久而久之,他也形成了不主动与别人握手的习惯。

为了防止儿子被同学孤立,郭强特意来到儿子的学校找到老师,希望老师帮他保守秘密,不要让儿子的同学知道他的职业。但一次英语课上,老师在交流中问到郭强的儿子关于父亲工作的问题。那时才10岁的男孩没有羞涩,而是自豪地告诉老师和同学们:“我爸爸的工作就是我的骄傲。”听到老师反馈的信息,郭强打消了所有顾虑。他想,如果一个10岁的男孩都可以理解生命尊严的含义,那么社会上其他人早晚也会理解他们的工作。

车祸逝者恢复仪容后家属感激到下跪

见多了死亡,郭强也愈发知道生命的可贵:“有一句话说,你永远不知道,意外和明天,哪个先来。”

去年睢宁高速路段发生了一起车祸。车祸中身亡的男子遭遇多次碾压,头部变形,左耳和身体多处器官缺失。郭强和已经57岁的仲崇敏老师傅连夜赶到睢宁支援。“为面目缺失的皮肤植皮,为缺失的器官塑形,还要皮下缝合,对技术要求很高。”郭强和仲师傅见到逝者时,逝者家属正哭得悲痛欲绝。让人难过的是,由于场面太过惨烈,逝者家中较小的孩子都离现场很远,不敢接近。

郭强和仲师傅先为逝者头部塑形,后从逝者大腿部提取了适合面部大小的皮肤,移植到面部后缝合。然后他们用橡皮泥制作了一个耳朵,给逝者安上,保持了逝者面部的完整。经过化妆,逝者面部基本恢复到照片上的样子了。接着,两人为逝者身体进行缝补。郭强记得,他们缝了5千多针,才将逝者恢复完整。家属见到后,几次下跪表示感谢。

郭强说,也是在这种时候,他和同事愈发感觉工作的神圣性、重要性。“如果医生是给患者带去生的希望,我们就是给死者带去最后的尊严,让他们可以体面地离去,更重要的是,也可以让家属得到安慰。”郭强说,至少不能让逝者亲人因为逝者太过惨烈的面目而无法与逝者告别,那种情况太过锥心。

每年,郭强和同事们会接到100多个需要特殊整容的逝者。这些逝者主要是因车祸、坠楼、刑事案件等原因逝去。而特殊整容,需要同事们团结合作。郭强的同事吴书刚已经在服务班工作了37年,为无数的逝者送行过。他印象中难度最高的一次任务,也是一名因车祸逝去的男子。这名男子遭遇车祸,身体被压成三段。头部从颈部断裂,腰部和腿部分离。他和几名同事一起为这个逝者做缝合工作,花了两天时间,才将逝者身体拼接完整。逝者家属也是下跪表示感谢。

“每个人都会走到生命终点这一步。”吴书刚认为,他们的工作能让逝者家属如此感激,技术只是一个方面,主要是因为他们在工作中把自己当成逝者的亲人,给予充分的尊重,给予耐心的服务,才能圆满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期待更多80、90甚至00后加入

目前,在徐州市殡仪馆服务班工作的一共有9人。60后两个、70后1个、80后三个、90后三个。1988年生的吴沅东是吴书刚的儿子。吴沅东原本学的装修设计,在2015年底进入殡仪馆工作。“有些朋友见到我就会说,‘离我远点’。”吴沅东说,听到这些话有时候会感觉委屈。而且他们也没有外界传言的高薪,并非是因为高薪才坚守在这。

去年六七月份,吴沅东结识了现在的女朋友。刚开始,他只敢说自己在殡仪馆工作。交往了三个月,他才敢告诉女友,自己是一个遗体整容师。以为女友接受了他的职业后,就可以万事大吉了,没想到丈母娘听说后,就让他换个岗位。虽然现在还没有得到丈母娘的认可,但吴沅东并不打算放弃这个岗位。

“其实,这是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。”吴沅东说,他们也经常到发达地区学习化妆颜料的配制、创口的缝合整形以及脸部化妆等技术。当他经过努力为逝者恢复原貌,听到逝者家属不断地感谢时,他心里是非常满足的。

对于儿子的婚事,吴沅东的父亲吴书刚笑说:“问题不大,已经订下婚期了。”吴书刚认为,现在年轻人学习能力更强,经过专业培训,独立完成的工作也很让逝者家属满意。他希望能有更多80后、90后甚至00后加入这个行业,让这个行业不再神秘,不再让人畏惧,不再让人排斥,而是给予应有的尊重。

浏览:727
2017 (C) 版权所有 徐州市民政局 地址:徐州市新城区汉风路1号行政中心西区综合楼F区6楼
电话:0516-83686500  管理登录
苏ICP备05016886号-1

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624号